Crepeach.

一只🍑味儿的可丽饼
💖感谢陪伴💖

永别五月岛的小片段衍生\与五月岛正文有关系\(依旧别较真这只是文而已)\可以配合🎵听


*

“最爱喜剧内愉快结局。”



朴志训最喜欢在大学里没什么课的时候,回到家一个百米冲刺扑到客厅里软绵绵的沙发上,先睡一小会儿,等着比他小两级的裴珍映下课。


“叩叩叩。”朴志训知道是裴珍映回来了。


“你想我了吗!裴裴!”朴志训一把接过来裴珍映书包里并没有什么东西的书包,但裴珍映甩的带怒气。


“想你什么想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干了什么好事!”裴珍映用食指点点点朴志训的心脏处,语气是有点奇怪。



“那我也不想你了。”朴志训撅起嘴,一把抓住裴珍映“点点点”他心脏处的手。



“放开,我要睡觉,我困了。”裴珍映没有好气的说,要挣脱开朴志训抓他的手。


“……和谁,和我吗?”朴志训还是没放开抓着裴珍映的手,但是另一只手挠了挠后脑勺,显然他在想什么不该想的东西。


“朴志训学长还是把这句话留给别人吧,比如昨天那个,不是你的青梅竹马吗?”


“嗯?是啊,可是我和她又没什么,我们只是一块玩长大的啊。”朴志训皱起了眉头,他显然很不想解释这些。


“唉西……”裴珍映定了一会眼神看朴志训,他也认定朴志训肯定是有点不耐烦了,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他也见过他身边各式各样的女孩子了,那个女孩子他也见过。



“算了算了,你放开我吧,我不闹了。”裴珍映见朴志训一晃神,就把自己的手迅速抽出来,然后迅速的逃掉了。


朴志训感受到自己的掌心失去的温度,也小小的叹了一下气。


“要看碟吗?喜剧。”裴珍映从书包里拿出一张影碟。


“……为什么突然?”朴志训走到裴珍映身边。


“废什么话,你就说你看不看吧。”


“看看看,小裴少爷让看能不看嘛?那电影什么名儿?”

“有两种译名:《太坏了》或者《超级坏》。”


“好像这个名字太适合今天和昨晚的志训学长了。”裴珍映看来还是很在意的,然后他一边说着一边去放影片,朴志训听出来他什么意思,佯装生气在后面的沙发上做着要打他的样子。


等着裴珍映一转身,他又立马收起动作,装作摸摸后脑勺。

然后他们一起看“太坏了”,一起哈哈大笑。


“最爱喜剧内愉快结局。”


无人像你,多么上心。


“谁明白上天一千亿个可能,找到你,感到极其荣幸又相当有运。”


What's in a name? 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朴志训&裴珍映。


“我不敢说我的这份爱慕要比他们高明的哪里去,也有自知之明地深藏心底。可因为这份爱意,我每天都规律饮食,阅读,诚恳待人,摒弃丑陋与浅薄的行径和念头,用一颗尽可能洁净温热的心,来容纳纯白的你。”


双向喜爱。


“我喜欢你,朴志训。”


“我也是,裴珍映。”


后来。


遇见你之前,我从未看过海,岛屿,还有金色沙滩。五月岛。


那片海它像是有深蓝色的冰块,一冷起来像后来你冷漠对我时候的脸,然后再忆记起你。只是两个人在一起,互相怀揣着真心本身就够浪漫了。

“朴少将,还喜欢我吗?”裴珍映用还没来得及去洗画彩油墨的手拨通了电话。

“不喜欢你,更不爱你。”朴志训立刻挂了电话,他知道如果不这样说裴珍映无心作画。

心好像是有点疼的,刚来英国的裴珍映总会不习惯,他总是想给朴志训打电话,一边恨他一边打给他问他还喜欢他吗,就像一种瘾一样。

“是想你了,太想你了,小映。”这是朴志训没有在电话里说出来的话。

怪说出来的每一句话不能更可爱一点,让每一个心动的瞬间都有回应。

无论我们曾爱过多少人,最后留下来的,一定是那个让你习以为常;像空气,像大地,让你活得踏实。

后来的朴志训少将研究天文,航空之类的东西,他是军方的科技骨干。

据说在宇宙里均匀分布着宇宙背景辐射:是一种不管任何物质分隔的有多远,但是同在宇宙爆炸后的余烬世界里。


人们看到星球的光也是经过很多光年后的反射后到达地球的,所以“现在的我们”看到的那些星光是“昔日的光”。也许那就是失去的时间又重新回到手上的感觉。


是啊,我希望有一天我们都能如我们所愿,我是为了你好为了爱你,你是为了我为你好而赌气,还总像小孩子一样问我“我到底还喜不喜欢你。”

极戏剧性,快乐却短促。欠你的督促,自由太孤独。

裴珍映。


可你要知道的,你必须知道的,我只对你上心。

.Fin.

那什么 可能我欠的更新太多了……如果有点进来这个的片段的…………看不懂设定的就点我首页看五月岛吧 这个依旧是回忆穿插现实……就剧情应该是比我更的C2更后面的 但是并没有什么所谓 直接当个小片段看就好啦!

推一首歌💖

带上耳机听是有一点温柔的歌呢(๑`・ᴗ・´๑)

听完就晚安啦♡

突然又失眠(扶额)

11月第一次

推一首歌(每一次失眠就想到lof上推歌ฅ( ̳• ◡ • ̳)ฅ)

鉴于我现在也没有开始码字……所以周末可能又更不了了

唉(❀¬_¬)

米安 但其实这么长时间了 喜欢WD 🍼🐣 桃柚的❤没怎么变

每次发🍬我都超开心~(..›ᴗ‹..)

听完歌就要💤啦~晚安哦~♡

💖 0510 & 0529 💖

(发WD回归预告制图。)

Pjh ♡ Bjy.

“ Listen,my heart,to the whispers of the world with which it makes love to you. ”

“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



(港真 ymc这个预告 虽然我还都没看完 但我有看到有打拳之类之类的情景(扶额)所以我在想要不要把昏狼短打的番外下先填了(但我只是说说)指不定更哪个 再看吧 然后我发完图了我跑了88ฅ( ̳• ◡ • ̳)ฅ)

再推一首就睡啦!

是一首适合睡前听的 比较安静也比较温柔的歌呢~

晚安咯大噶!ɢᵒᵒᵈ ɴⁱᵍʰᵗ✧*̣̩⋆̩☽⋆

推歌🎵🎶💕



推完就跑……( ˃᷄˶˶̫˶˂᷅ )



Pain,without love.💘💕


I'm always with you.

想与你相遇 于时光间隙

想与你亲吻 于时光间隙

于唇齿间酝酿爱语

少年的惊悸 请安睡心底

来路的荆棘 就点缀回忆🎵🎶💌

(上来推一首歌♡想送给罐鸡\台湾鸡柳\赖皓🍼🐣)

我的小👦们要好好的长大好好的相遇喔^.^

会一直喜欢你们哒~(忙的时候就默默的喜欢)

🍼真的很温柔了 🐣也真的很乖了

未来可期wuli🍼🐣

等你们

发一哈这次WD的回归图(……)

and不是来更文的(望天……忙)

Always with WD.

然后我发完了👋byeyi~♡

没别的好说

还是会继续喜欢两个小孩纸哒!(默默的喜欢^ ^)

毕竟他们真的很美好

原先就说过了WD是一直会喜欢的存在~

如果这次的回归也能甜甜哒就好啦!

LOVE♡WD.

0510 & 0529

最近挺忙,其实是8月过后一直都很忙。(((。望天)



突然又陷入了失眠的时刻,最近的第二次,还真的很神奇。



然后想了想,突然觉得有那么一瞬间好像也理解了之前某些理解不了的情绪。


可能跟一个梦一样,该醒的话,无论这梦多美好,也就是该醒了。



失眠不好,其实有什么可以坚持的很好,但是最后如果坚持不下去的话,偶尔看到觉得美好也不错。至少曾经那么偏执的坚持着,还曾经为了他们很认真的坚持着。




先停在九月吧。取关随意。





抱歉。



如果之后想起来,可能会更,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而我随便编的这些东西,全部都是虚构,可能也只是想纪念一下真的zqsg的喜欢过他们吧。



其实还有点别的想说的,但是不知道怎么表达,我也很不会表达出来,所以打字打到这里没话好说。终于又到了无话可说的时刻。




晚安,下次要做个好梦,带来的不是因为分辨不出来更喜欢哪个多一点,而带来的双倍的痛苦,而是还记得曾喜欢过他们的那种美好,而对于我来说,是这几个月里或许甜蜜的回忆了。



而他们呢,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了,别的人都是过客与局外,但愿在他们的青春里属于他们的陪伴,真的难得可贵。



突发又一次的失眠,这次还矫情,下次不会了。




在第三人称的角度,喊停时光吧。

永别五月岛 (02)

Farewell the Isle of may.




伪科(军方科技骨干少将) X 才气画家/架空虚构/连载



*朴志训  X 裴珍映




【C2.】




分布在英格兰福斯湾的北部中的五月岛,是个每年有许多海鸟栖息的小岛,一到夏天就会开很多花,但是没有一棵树。


每天伴着潮汐不定时会有一班渡轮,虽然那渡轮很小。


渡轮摇摇晃晃的到对面海边小村的开导岛上,路上可以看到小小的水母,还有有点怪的海猪,它其实是一种海豹的近亲啦。

苏格兰五月岛的天就像油画里的一样,一边是层叠的乌云,一边又是艳阳高照,在海上看到远方的一片云,竟然还在下着雨,空气里只有干净的味道。岸边都是硬冷的石头。虽然没有金色的沙滩,但经常可以捡到海玻璃,这么走一趟,感动好几天。


裴珍映当时带着朴念真来到五月岛的时候,牵着小孩子肉乎乎的小手,朴念真淘气的捻起一只小小的水母放在掌心给裴珍映看,裴珍映无奈的笑了笑,蹲下身子把朴念真掌心里的小水母放走。


“你想志训爸爸了?”裴珍映蹲在朴念真面前,帮他把衣服的拉链再往上拉一点,怕他感冒。


“我……可以想志训爸爸吗?”朴念真嘟嘟囔囔的跟裴珍映说。


“为什么不可以?”



“因为我总是挂他的电话吗?”裴珍映带着宠爱的眼神看着朴念真,不知道为什么那眼神里总带着想念和不甘。


“如果志训爸爸再给你打电话,可不可以不要挂诶,我知道……”朴念真跟在裴珍映的身后,慢慢的说着,小朋友说话还不太会表达感情,但他知道两个“大朋友”总是在别扭。


他有时候真的想问问为什么,你看我在幼儿园里有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小姑娘对我很好,总给我好吃的糖果吃,我们还经常在一起画画,那我就很喜欢她呀。



可是为什么到了后来志训爸爸和珍映爸爸从来闭口不谈呢,明明互相牵挂着的喔。



可能是没有的不存在的那些,比如五月岛并没有金色的沙滩,但是裴珍映在画画的时候才会把它画进去,以此增添心里的念想。朴志训也从来都没有在裴珍映去英格兰之后再去英格兰一次,他甚至不知道五月岛的存在,他当初看到裴珍映的博客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他只是很在意他拨出的裴珍映的号码后电话里传来的那一声声忙音,没有人接电话。



可是去看画展的人们全部都记住了这幅永不会售出的画,英格兰每次只允许很少的人去参观的那个小岛的名字是五月岛,上面画着两个相互依偎的人,后面有一个小孩子在金色的沙滩上用沙子堆城堡,在海上可以看到下着雨的云。



明显一点再明显一点,我们就可以称之为我们。等到合适的时机,我可以再把我的想念摊开来给你看一看吗?可以跟你分享我的心情吗,我始终都喜欢你的这种心情。



过了那么多年以后,如果我不说,你能明白吗?



你能不能原谅我心急跟时间抢拍,电话的忙音可不可以不要再听到,多希望你能听见我的心愿,你能明白。



裴珍映曾经去过英格兰一个人烟稀少的小镇,圣诞节是外国人的大节日,那时候朴念真已经睡了,朴志训也没有打过电话过来,所以裴珍映想出去走走。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他到过的是五月岛所在的那片区域。裴珍映安静的走进那个教堂,看着外面黑夜降临,真的好象是之前某个梦里到过的地方。



是一种万籁俱静,特别像那年冬天初雪时,他和朴志训在落满初雪的那个天气,朴志训擦了一下自己带血的嘴角,用白色的帆布鞋鞋尖一下下磕着地上的小石子,最后抬起头来笑了一下对他说:“我以后保护你。”



裴珍映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路灯下面的飘着雪花居然被灯光映照出了暖色。



他安静的看了一会儿朴志训,看着自己手上拿着的画板,觉得自己听见了冰雪融化的声音,也忽然像是听见
一只搁浅的蓝鲸,炸裂发出巨大的声音,从此它可以温暖迷人的睡在海底。



“你终于还是来了。”


“怎么,你之前一直在等我吗?”朴志训伸了个懒腰从学校不远处花坛的高台上跳下来,想要伸出一只胳膊继而搂住裴珍映。



但被裴珍映扑了个空,朴志训手里抓不到人,只抓得到空气,他张了两下手,然后有些耍帅的摸了后脑勺,也算是缓解了尴尬。他又低下头踢了踢脚下的小石子,有一个圆滚滚的被朴志训踢到了裴珍映脚下。



“以后不用为了我,那样。”裴珍映突然歪了一下头,说着。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朴志训开始嘴角带着笑意走近裴珍映,一步步的逼近,像是猎人看到了自己突然心生喜欢的小狼崽。



“因为,你喜欢我?”裴珍映并没有往后退,他只是站在那等着等着朴志训过来。



也曾经看到过一些暧昧不清的影子,贪恋他抛弃你是否这想法不对,还是你最尾选择谁,都同样背上这焦虑。



“没关系喔,明天等着我一起去学校,给你带早餐。”朴志训在与裴珍映有一米远的时候停下来,并不想多说别的了,可是他对于裴珍映没有说任何话这件事还是有点恼。



“真的没有别的想问的?”



“……”



奢侈的一声天长地久,一起这种艺术,如果只是漫长忍耐,应感谢衷心的伴侣,霜雪落满头也算是白首。



“等到初雪的时候,难道要告白吗?”



下着大雪的地方。小镇上下着大雪其实会有点荒凉,但却让我觉得无比温暖。只要还是在初雪的时刻,就能够离你更近了一点吧。



后来裴珍映渐渐被泪水模糊了眼角,也许是年纪大了,不会像以前真的和朴志训在一起时那样动不动就撒泼打滚卖萌,朴志训只是宠溺的说着“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还不行吗。”他还记得他有一次发脾气急得咬在了朴志训胳膊上,小狼崽细细密密的芝麻牙齿咬在他胳膊上,会留下密密绵绵的伤肿。


“以后再咬我一下,我就亲你一下。”


“你还敢不敢咬我了?”



后来你说不爱他的样子,就像小朋友手里攥着一把糖,糖纸都露在外面,却拼了命的说“没有,我没有。”。



再回到朴志训从苏格兰机场接朴念真回来以后,朴志训替朴念真整理着朴念真的行李,朴念真的行李箱里面还有两包花种,他看懂上面的英文字:向阳花种,要用一颗花种,一公斤泥土,每日浇水一次,放在阳光下,两到三周之内向阳花开放。


朴志训看了看旁边朴念真睡熟了的脸,心想,这小孩子还挺有心的,知道带回来礼物给志训爸爸。



他找来花盆,从袋子里面掏出一包颗花种埋在泥土里,浇上水。



“志训爸爸你在干什么?”朴念真用他小小的手揉着眼睛,显然是起来上洗手间的。



“把你带给我志训爸爸的礼物种上呀。”朴志训种好花种之后,蹲在他面前,揉揉他因为睡觉被睡乱了的头发,好像一个鸟窝喔,跟他还有裴珍映刚睡醒起来一个样。



“可我这次要给志训爸爸带的礼物珍映爸爸没有让带过来诶!是一幅画呢,珍映爸爸说它太大了不让我带过来。”朴念真戳了戳朴志训鼓起来的脸颊。



“嗯,花种不是念真带过来的?”朴志训又转身看了看花盆里刚刚被埋上的向阳花花种。



“不是诶。”



即使岁月刺痛了我的伤疤,那么久了,但我还是想你啊。



朴志训托着腮,再次的望向阳台上那盆带有向阳花花种,他起身把花盆放在阳光可以照在最好的地方,心想,这会开出一朵怎样的向日葵呢?是像他的“大珍珍”那样的笑容温暖的向阳花吗?



朴志训带朴念真上过卫生间后,已经很晚了。



“念真,睡觉啦。”朴志训给朴念真讲着讲着故事小孩子就睡着了,入睡的很快,这让他很羡慕,不像他一样,有的时候干脆睡不着,有的时候还得看着落地窗的夜空想一会儿裴珍映再睡觉。



朴志训下床去书房刚巧收拾到裴珍映寄过来起褶的信件,和裴珍映从英格兰寄过来的明信片。倒也没什么惊讶,只是一时忘记设防,风和沙子把心上人的姓名纹入他眼中,有些酸涩和痛罢了。



“不行,你得发誓,你不会再靠近别的女孩子。”裴珍映有一次急了直接拦住朴志训和那个与他同行的女孩子的路。



“啊,那你得有条件和我交换。”朴志训眯起眼睛,双手插在兜里。



“什么条件?”



如果你喜欢过第二个人,你有什么把握说自己不会喜欢第三个?第三个相对于第二个,就像第二个对于第一个。爱情是个发生在现在的事,过去的爱情。


我偏要跟着你,走你走过的路,踩住你的影子,别的什么也不做,就等你转身抱着我。



“……不告诉你。”朴志训突然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因为要上课了,必须停止对话。



想和你来一场旅行,在火车站决定去哪个终点,然后一起踏上车,摇摇晃晃很久才到达,像我们走过的路,浪漫又可爱,去五月岛吧。


五月爱人。



放学之后,裴珍映拦住了今天其实约了架的朴志训,朴志训只好无奈的冲同伴耸了耸肩,意思自己今天去不了了。



我得警告你,“送花啊”或者“拉小手”这些浪漫的事情,我都不擅长,我可能会忘记你当初和你在一起的很多事情,但是和一个人永远在一起这种事,只能和你。



能给你的实在不多,所以我想把这辈子最单纯最直白的喜欢都给你。



所以就算是和你面对面坐着,也会非常想你。因为有预感会一边慢慢喜欢你,一边逐渐失去你。边拥有边失去着。



裴珍映生在五月十日,朴志训生在五月二十九日。



很久之后你去的英格兰的那座岛叫做五月岛,Isle of may.



“你是不是在躲我诶?”


“没有。”


大概我平生做的最单纯无措的事,就是怀着最单纯干净的心喜欢你,偷着月光窥你眉眼,细研你的影子作墨,轻铺你的目光成纸,笔笔画画献我的心意与吻。


“朴志训学长,你是我的了吗?”裴珍映在一次朴志训逃课带他来到空荡荡还没有人的学校旁边的奶茶店,朴志训在桌子上趴着不小心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



你睡着睫毛颤动的时候,你抱着我相拥而眠的时候,你突然醒了,偷偷看我的时候,无数个夜晚里寂静又沉稳的时候,我想对你说,晚安,晚安。



心里装着五月十日,和五月二十九日。



只要你朝我走过来,什么发乎情止乎礼这种话我早就顾不过来了,恨不得双手马上就挂在你的脖子上,隔一会儿就蹭蹭你的脸。


“我要听你再说一遍才行。”



毕竟人们说坠入爱河,fall in love,没人想要跌倒,但是遇到对的人,you will just fall.



“和我在一起吧。”

- tbc -

啊我来更五月岛了……答应要周末更的^^今天周日 只能说希望你们继续喜欢五月岛吧 毕竟7月2日到现在有两个月了诶(((。望天)嗯这章回忆穿插现实呢 感情线没完整的以后再完整 嗯大概就酱紫 你们如果有想看哪篇文更可以留言或私信跟我说的 如果没有的话我就随便来了但一般周更只能更一篇我真的有点忙就希望理解呜呜:(最后不知道说什么了爱你们喔 晚安^^